• 码王论坛,www.mw66666.com,香港马会资料,香港摇钱树免费为您提供,好运来高手论399399香,48234.com,www.392393.com
  • 历史上太平天国中的杨秀清是怎么死的?449321.com

    发布日期:2019-09-24 07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    自1853年建都天京后,杨秀清频繁使用代天父传旨的特权,其中大多是为了处理内部矛盾,排挤异己。

      1856年8月,在指挥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后,杨秀清以此大功为由,假借代天父传旨,要求洪秀全把他由“九千岁”加封为“万岁”。

      以此事为引,内官统领陈承瑢向洪秀全告密,说杨秀清要谋朝篡位。洪秀全得知后立刻派出密诏,让领兵在外的北王韦昌辉、翼王石达开等人返回天京诛杀杨秀清。

      1856年9月2日,天京事变爆发,韦昌辉乘夜率三千兵众突袭东王府,杨秀清及其家属、部众几乎尽遭屠戮。

      定都天京以后,太平天国主要领导人之间嫌隙日生,杨秀清、韦昌辉、石达开等各自结成自己的势力集团,进行争权夺利的斗争。

      东王杨秀清掌握大部分军政实权,其骄傲专横的作风扩大了他和洪秀全、韦昌辉、石达开、秦日纲等的矛盾。

      1856年,八九月间江南大营被打垮之后,杨秀清更逼天王洪秀全到东王府封其万岁。洪秀全密令韦昌辉和石达开回部对付杨秀清。

      韦昌辉接令后立即率兵回天京,包围东王府,诛杀杨秀清及其眷属,在天京城内制造大屠杀,实行恐怖统治,并杀死杨秀清全家老小,石达开逃往安庆。

      韦昌辉的屠杀和暴虐统治激起了天京将士的愤怒,石达开也要求洪秀全惩办韦昌辉,洪秀全遂于11月初处死韦昌辉及其心腹200多人。

      11月底,石达开回天京,洪秀全命他掌管政务,但是对其心存疑忌,加封自己兄弟为王,处处牵制石达开。1857年6月石达开率部出走,1863年5月陷入清军包围,全部被剿灭。

      推荐于2017-11-28展开全部1856年的天京事变,是太平天国由盛而衰的标志。它起因于杨秀清对洪秀全权威的挑战。

      东王杨秀清是太平天国的奠基人之一。从金田村到武昌,从武昌到南京,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,直到太平军第一次击垮清军的江南、江北大营,杨秀清绝对是太平天国实际上的全局指挥者。他还是太平天国的精神领袖。从1848年到1856年,杨秀清假借“天父”下凡,共代天“传言”近三十次,绝大多数是在危急时刻“挺身而出”,稳定了军心、民心。这些“传言”内容庞杂,有宗教的、军事的、政治的、文化的,还有假借“天父”名义“识奸”与“杀奸”的。在太平军定都天京以前,杨秀清的“传言”对于太平天国的事业具有积极意义。因为这种方法让太平军将士觉得“上帝”无所不在,无所不能。有了如此巨大的精神力量,太平军早期真是一不怕死,二不怕苦,跟定上帝去杀“妖魔”,几乎所向无敌。

      但是,随着太平军的不断壮大,杨秀清的“天父下凡”日益具有权威性和强制性,往往以“天父”的名义审人、杀人,或斩首,或五马分尸,或“点天灯”,使太平天国人人对他又敬又畏。对天王洪秀全来说,杨秀清的“天父传言”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精神支柱。到南京后,就种方法就完全成了杨秀清搞特权最有效的手段。即使对洪秀全的二哥洪仁达,杨秀清也敢借“天父”的名义把他捆起来打一顿。北王韦昌辉、翼王石达开等人也是对杨畏惧有加,每当杨秀清“表演”时,他们都跪伏屏息,汗流满面,惟恐东王以“天父”的名义把自己杀掉。449321.com

      在1855年颁布的《行军总要》中,杨秀清基本把自己当成“天父”,“生而知之”的神人,忘了他是太平天国的老二了。早在1853年底,洪秀全虐打后宫嫔妃,杨秀清看不过去,就佯装“天父”附体,传言表示了对洪秀全的不满。洪知道自己要赖杨秀清扶持,只好当众允诺了杨的要求。不久,军中有被掳百姓出于好奇心,偷偷溜进洪秀全的营帐,在夜间偷窥洪与妃子们的房事。洪秀全发现后,立刻把那人绑起来,在自己帐前杀头。杨秀清又不高兴了,就以“天父”传来责斥洪秀全:“你与众兄弟一起打江山,杀人大事,为什么不与四位兄商量!要重重罚你!”洪秀全无奈,只得跪下认错,表示愿打愿挨。北王、翼王等人也跪地求饶,表示愿意代替洪受杖责。杨秀清才罢手了。

      定都南京以后,太平天国一切军国大权都掌握在杨秀清一人手中。大事小事,都要禀告东王府才能实行。杨秀清不仅高高在上,出行时也大讲排场,要有近千人随从。指挥太平军攻破清军江北、江南大营之后,杨秀清完全陶醉于自己的丰功伟绩之中,觉得 “九千岁”的称号已经不能满足自己了,便又咣当一声倒地,然后伪称 “天父”下凡,传唤天王洪秀全,当着一大批高级官员的面以“天父”的身份训斥洪秀全说:“你与东王都是我的儿子,东王有如此大功劳,为什么只称九千岁?”洪秀全只得跪下回答说:“东王打江山,也应该称万岁”。“天父”听后,满意得笑了,说:“这样就好,我回天堂去了。”

      但是,洪秀全没有立即封杨秀清为“万岁”。他假装为了郑重其事,要等下个月,即9月23日杨秀清生日时,当众正式封东王为“万岁”。杨秀清也想借此抬抬洪秀全,就说:“我当万岁,尊你为万万岁。”洪秀全故作欢喜,二人尽欢而别。

      太平天国在当时是“新事物”,与中国社会的传统伦理大相径庭。各个王朝的“万岁”只有一个,就是皇帝。但在太平天国中,“主”有五位,“万岁”有八位。“五主”是天父“上主皇上帝”,耶酥“救世主”,洪秀全“真圣主”,洪秀全儿子洪天贵福“幼主”,杨秀清“赎病主”。洪秀全本人也承认:“朕是禾王,东王禾乃,禾是比天国良民。禾王、禾乃俱是天国良民之主也。” 由于劳苦功高,杨秀清在被杀前有“三帅一主”的封号,即禾乃帅、劝慰师、左辅正军师、赎病主。依据这种理论,杨秀清称“万岁”,并非僭越。太平天国八位“万岁”,刻在“太平玉玺”之上,上有“八位万岁,恩和仁辑,永定乾坤,永锡天禄”等字。这八个“万岁”,除上帝、基督、洪秀全、洪秀全儿子洪天贵福以外,应该还包括洪秀全另外两个儿子洪天光、洪天明,以及杨秀清、肖朝贵,加起来就是“八位万岁”了。早在1852年写成的《天条书》中,就有这样的句子:“赞美上帝为天圣父,赞美耶酥为救世主,赞美圣神风为圣灵,赞美三位为合一真神”。“圣神风”和“圣灵”都是杨秀清,可见他在教门中的地位之高。另外,洪秀全也曾写道:“东王是上帝爱子,与天兄及朕同一老妈所生,在未有天地之先,三位同是一脉亲。”

      由于他们公认为只有“天父上帝”可以称“帝”,所以洪秀全与杨秀清等人都只称“王”。当然,在六王之中,洪秀全的“天王”排第一,杨秀清的东王虽然是第二,但却能统管其他四王。依照拜上帝会的规矩,天王与其余五王是兄弟关系。他们尊耶酥为“大兄”,称洪秀全为“二兄”,并不称他为“圣上”或“主上”。洪秀全称杨秀清为“清胞”,称石达开为“达胞”,称韦昌辉为“正胞”。几个人吃饭时,也是一起坐着吃宴。

      2013-06-09展开全部杨秀清1848年的“代天父传言”,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确实起了扭转危难局面的枢纽作用,是他对天国事业的重要贡献之一。这不仅为会众所认同,而且也为洪、冯等领导人所首肯。但就在杨秀清出于真诚的动机演出“代天父传言”的一幕时,实际又为新的更大的革命危机的爆发埋下了引线。这是洪秀全和杨秀清本人始料不及的。杨秀清通过1848年的第一次“代天父传言”,牢牢地掌握了天国至高无上的神权;1851年永安封王建制,杨秀清又取得了节制而王以下诸王的统兵大权;1853年定都天京后,由于洪秀全“临朝而不理政”,杨秀清又在“主”与“军师”的政治体制下掌握了天国的耐朽杨秀清三权归一,已经成为总操万权之职的实权人物。但是,从1853年定都天京开始,洪杨们随着由先前的草莽英雄一变为”小天堂”的主人,其固有的自私性、狭隘性等种种劣根性逐步暴露出来了,开始在追求特权和享乐的封建化道路上越滑越远:思想上追求封建特权(森严的等级制度);作风上追求家长式领导(独断专行):生活上追求帝王式生活(妻妾成群,宫女千计)。如此全面迅速的蜕变终于带来了严重恶果:过去的同甘共苦变成了同床异梦;情同手足变成了离心离德;荣辱与共,变成了互相猜忌和争权夺利。杨秀清的独揽大权,对洪秀全的地位构成了严重威胁。而杨秀清在天京事变前,不恰当地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了“代天父传言”这一最初的“发明”和独家拥有的“神权”,让洪秀全非常难堪:一旦“天父下凡”,附身显圣,就连天王洪秀全也要随叫随到,也要以子辈的身份屈膝匍伏在杨秀清的脚下,聆听高高在上的“天父”的训诫,甚至还要领受杨秀清人为的侮辱。不仅如此,为了早日实现“参拜天父永为我父,护卫东王早作人王”的目的,杨秀清同样用“天父下凡”的神话为自己歌功颂德的行为,更让洪秀全难以容忍。但事已至此,洪秀全欲用和平方式改变皇权旁落局面已非易事,或者说已根本不再可能。一方面,太平天国运动与生俱来的封建神权的感召力,不会轻易在人们心目中自消自灭。另一方面,杨秀清已将神权、政权和军权集于一身,他不但不会自行放弃使之扶摇直上的封建神权,更不情愿将军政大权复

      归于洪秀全。恰恰相反,随着杨秀清个人思想的进一步蜕变和权力欲的急剧膨胀,他更变本加厉地向着揽权篡位的方向发展。洪秀全要想改变这种严峻局面,结束这场皇位争夺战,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诛杀杨秀清。推动创新与发展 保定市星级酒店餐饮提

    Power by DedeCms